网站旧版 | 学校首页 | 中文版 | English

优秀毕业生|汪兆强:寻光而行,正是好时光

作者:张文怡 时间:2018-06-06 点击数:

汪兆强,光电1406班,加权排名光电工程专业第一,连续获得了三年的国家奖学金启明特优生,目前正跟着生物光子实验室的费鹏教授,开展新型显微系统的研究。

EDF0


谈到爱好的科幻,回忆自己三年的经历,理理自己对未来的畅想,眼前的大男生会情不自禁的露出两口酒窝。但是之后却表现出与外表不符的神经质,希望把文章标题换成“汪兆强:一个男人” ,在我们严肃正经的长时间商讨后,终于作罢。

敢闹:见识天地四方

大一时汪兆强意外邂逅了AIESEC(国际经济学商学学生联合会),开始组织国际志愿者活动。谈起其中的经历,令他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是参加地区迎新大会。“当时来自华南华东区域的十几个分会的新人就这样冲进会场,然后大家就在黑暗里面蹦来蹦去,接着每个分会都要拿出自己的舞蹈。我们就瞎叫,‘哇,邪教啊邪教啊!’,然后跟着一起跳。”

正经开会的时候,这群人会坐在地上分享在各地参加志愿活动的体验感受。有个男生说自己要去孟加拉国救援水灾,大家就纷纷举手要参加他的队伍帮助他组织起来。汪兆强说当时觉得大家挺天真的挺理想化的,后来却愈发喜欢这些人,喜欢这种狂妄大胆,就是要相信自己的举动也可以引起一些变化,带来一点不同。这样的念头一直在他脑子里萦绕到现在。

在另一次与传统文化相关的志愿活动中,三个月的时间里,他负责各个志愿者的调度和活动的策划,需要联系艺人和文化保护组织,洽谈合作与费用。“我以后肯定是名糟糕的销售人员。”但是这却并不妨碍他享受与来自各地的志愿者共同工作的时光。他们也许会在一大早起床,赶上去汉口的地铁,跟着师傅学习泥塑,挤在狭窄的旅社里修剪纪录片材料,到了晚上一边学习广场舞一边聊着国际八卦。

“当时大家的关系格外的好,其中有位泰国的志愿者后来邀请我去芭提雅玩,然后就一路开着车走高速公路,当时我就心想这简直太美妙了,但是希望不要发生车祸。”

在AIESEC,大家会说的一句话是:Raise your hand before you panic. 在之后无数次抉择中,汪兆强的经历都或正面或反面的告诉他这句话。在某些时刻,总需要抛开思前顾后的度量,狂妄的为自己所想要的站起来,如果不主动去抓取,没人会主动给你。

720C

敢拼:钻研不分昼夜

汪兆强大一加入电工基地,大二成为常驻队员,大三进入基地的电脑鼠团队。基地里有很多大神,他一直是认为自己最不起眼的那个。但是来自四面八方各个专业的伙伴一起不分昼夜的捣腾,纵然忙碌,让他却找到满满的归属感。

有次寒假他队友去伯克利上课,某天他在卫生间里,队友就突然兴冲冲的发来语音。“他告诉我他灵感突现,要用机器学习的方法让电脑鼠解迷宫,要告诉隔壁老王(王老师是基地里全能般的存在)。然后我们就讨论了几十分钟,其实咱俩啥也不懂,可能是好久没有见面了怪想的。”

电工基地给他带来的是丰富的电子设计经验,从单片机到可编程逻辑门电路,从普通的前后台中断控制到实时操作系统。当精心设计的数字逻辑最终变成真实世界中令人惊奇的控制状态的瞬间,当他的小机器人带着代码在迷宫内灵巧地来去自由时,他开心地轻飘飘了好几天。

于汪兆强而言,相比实验室,基地里会有更多同龄的同行者。大家只是因为喜欢,喜欢看到队友忙活半天搭出来的小车在自己的程序下跑起来,喜欢看到打印机哗哗哗打出各种结构,所以总是凑在一起,讨论,试验,印板子,写代码,不知不觉度过了大半段大学生活。后来谈起暑假集训,他和朋友仍然会想起大家一起爆肝时,去叫一个队友的名字,结果队友意识昏迷地回了句“F407”,每次提到这件事都觉得很好笑。到最后大家默默地离开,各奔东西,看着基地里学弟学妹们兴冲冲的跑来跑去,就像自己当年那个样子。

BCBF

敢闯:等待时代浪潮

大三的时候,汪兆强加入了费鹏老师的实验室,开展自己的基于光场的三维快速显微成像以及超分辨算法的研究。

“一张光场图像可以让你在一定的深度内数字重聚焦,这意味着你可以在单次曝光中获取你重构三维结构的所有信息。”他饶有兴致地解释,“当你有了这样高速的三维成像工具,你就可以捕捉到未曾有方法可以捕捉到的高速立体微观活动。比如说斑马鱼心脏成型过程中的血液流动,从而更好的理解心血管疾病的形成。”实验室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既有把无人机飞到树上的学长,还有传说中请假一天回去结婚的学姐,大家都无一例外耐心地为他指导和传授经验。特别是换了炫酷发型的费老师,总是放下手头的工作,听他说出自己的想法,然后一起探讨其中的细节。汪兆强笑着说师兄师姐“太可怕”了,每次晚上他赶着熄灯前回寝室,走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是第一个离开实验室的。

他更希望把本科的科研当作一次没有功利性的自由探索。面对未知的科研领域,更重要的是在不同的尝试中找到自己的兴趣。只有喜欢,才会赋予热情,这种热情不是由简历上的一列发表文献驱动,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真正的欲望。汪兆强正打算去国外念研究生,他坦言,比起其他人的精心准备,他的出国更像是一拍脑袋就决定的。他很羡慕那些早就打算要出国的同学,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他总感觉自己像第一次进城一样,总想到处摸索找些有意思的事干。“我觉得我来大学,如果只是为了花四年时间让自己挤进下一个学校继续学习,总觉得挺亏的。我已经花了高中三年干同样的事情,到了大学我更希望自己能够为了此时此刻的兴趣而活。”

"小时候也以为自己长大了是要上火星的人,长大了才愈发意识到自己挺普通的。 但这也不妨碍我每天为了自己的白日梦加把劲嘛。更多的时候 I just wanna think about the future, and not being sad. "

华中科技大学  光学与电子信息学院  联系电话:027-87558726  邮编:430074 地址: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南五楼六楼